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连载完结)

逃亡香格里拉剧情介绍

  北京。   那天,盛一超的老板立刻就召见了他。会议结束后我得知老板要解雇他。原来,盛一超在一个外部协作软件项目中的诚信,阻止了公司造假,影响了公司“创造财富”的能力,从而成为了老板的眼中钉。盛一超愤怒地逃跑,一时间陷入了沮丧。他去酒吧喝酒,喝醉了。   下着雨,盛一超醉酒驾车回家……途中,他的车撞上了骑自行车的人,他的醉意立刻消失了。犹豫之后,救人更重要,于是他冒雨带着受害者去了医院。随后,盛一超猛然一想,留下了所有的钱,悄悄离开了医院。   盛一超的父亲是探险队成员,早年走遍了香格里拉。小时候,盛一超从父亲那里听到了许多关于香格里拉的美丽传说。尤其是,在父亲留下的笔记本里,盛一超读到了一段发生在香格里拉的爱情故事……其实,对香格里拉的追求,早已成为盛一超心中神秘而庄严的情结。就这样,盛一超在事故发生后本能的恐惧中,压抑着被老板“解雇”的焦虑,忍受着女友分手的痛苦,以及对父亲过去的怀念和好奇。带着朦胧的悔悟之情,开始了香格里拉的“旅程”。   在南下的夜车上,盛一超随车票携带的钱财物不幸被盗,他顿时身无分文。幸运的是,父亲的日记和笛子还在。没有车票,盛一超只好下车,偷偷登上了一辆南行的卡车。   早上,卡车停在一个小山站,盛一超逃进了森林。惊慌失措的盛一超不幸落入猎人设下的陷阱,大腿被毒竹棍刺穿,陷入绝境。一位名叫潘继业的男子听到盛一超的呼救声,循声前往营救。很快,有毒棉签引起的感染,盛一超发高烧,生命垂危。潘继业给他采了草药,随身带着。他精心照料,终于让盛一超起死回生。   潘继业是一位宝石商人,经常穿梭于民间,收集散落在各地的宝物。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块玉石,给他讲了一个关于母子玉的传奇故事,告诉他这块玉石就是“子石”……盛一超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善良、生活富裕的男人。经验。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同时也是一位精明正直的宝石商人,人们对他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盛一超跟着潘继业去了一座古城,因为潘继业在这里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安排好之后,潘继业临走前对盛一超说,如果今晚回不来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吧。盛一超带着种种疑惑独自游览古城。晚上,班继业在返回酒店的途中被推入河中身亡。警方在他身上发现了一把酒店钥匙,并找到了盛一超。老刑警秦茂全虽然心存疑虑,但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得放走了盛一超。   潘继业的女儿珠香闻讯来到公安局,得知父亲被杀。她非常悲伤和痛苦。在返回酒店的路上,正在发呆的竹香被摩托车撞倒,不省人事。盛一超被路过的人救到了医院。当盛一超得知前来调查的警察临近时,他不得不再次离开医院。   山穷水尽的盛一超在一家网吧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有一天,网吧老板的儿子胡天造成停电。结果,现场不少网迷失去了游戏积分。此事引起公愤,要求赔偿,否则网吧就被毁掉。僵局期间,为了平息事态,盛一超用自己熟练的电脑技术修复了程序,帮助大家拿回积分,避免了冲突的发生。胡典本身就是一名游戏玩家。他认为盛一超是个网络高手,所以他主动示好,试图拉近盛一超的距离,以便在游戏中帮助他。   胡满堂来到网吧,遇见了盛一超,并请他做儿子的家庭教师。盛一超这才知道胡满堂就是胡天的父亲。胡满堂是一位宝石商人,精明、狡猾、唯利是图,是名副其实的奸商。   在胡家,盛一超帮胡典上英语课,并告诫胡典放学后要如何做人。胡典受过良好的教育,逐渐尊敬盛一超。   很快,盛一超发现胡家对面有一栋神秘的小楼。里面住着一个美丽的女人,这引起了他的好奇。他还发现小楼里进进出出一个神秘人……胡满堂见盛一超的行为有些异常,他逐渐怀疑他的真实身份,并告诉了他在警察局的好友秦茂全。秦茂全表示,他会找机会过来看看盛一超。盛一超看出胡满堂和秦茂全的关系,认为他可能会成为警方针对的目标,于是毅然离开了胡家。胡典对此十分不满,责怪父亲赶走了老师,并表示要迫害盛一超。胡满堂表示,如果他不好好学习,他就送胡天去国外和离婚的母亲一起生活。胡天对父亲的行为不满,离家出走。   胡满堂出现在婉婷家里。他就是那个神秘男人…… 激情过后,婉婷指责胡满堂固执、自私,胡满堂则极力安慰她。   盛一超原本想离开古城,但一想到恩人潘继业死因不明,他就忍无可忍,决定留下来试图寻找一些线索,为潘继业报仇。于是,他开始在煤站当苦力送煤。   有一天,盛一超拉的运煤车半路翻车,堵塞了道路,并与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这时,一名女子从车上下来。盛一超一看,原来是那栋神秘大楼里的美丽女子。她想要。婉婷打发了出租车,让盛一超把煤运到小楼的院子里,雇他去家里烧锅炉。   被胡满堂忽视、侮辱、伤害,婉婷精神上、情感上都疲惫不堪,每天借酒浇愁,以泪洗面。盛一超的出现,让婉婷对爱情有了新的希望。为了摆脱对胡满堂错位的爱情,发泄被抛弃的愤怒,婉婷开始爱上了神秘、善良、正义的外国人盛一超。对于盛一超来说,遇见婉婷无疑让他在孤独和漂泊中得到了暂时的平静,他觉得命运对他是公平的。当然,盛一超并不了解婉婷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本性。更陶醉于婉婷曼妙优美的舞姿……婉婷正在等待机会“勾引”,与盛一超进行肌肤相亲。这让措手不及的盛一超有些担心。很快,盛一超意外发现了婉婷和胡满堂之间的暧昧关系,有些疑点甚至涉及潘继业的死因。   由于盛一超是潘继业死亡现场唯一的知情人,秦茂全的嫌疑开始指向盛一超,让盛一超更加迫切地想要为自己洗清罪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对胡满堂的猜测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证实,但由于缺乏证据,他无法采取行动。于是,盛一超试图找出自己与婉婷情感纠葛之谜的答案,试图从她口中得到一些关键线索。然而,盛一超已经感觉到警察的触手伸向了婉婷的小手臂,迫使他再次逃离。情急之下,盛一超将父亲的日记和身份证留在了婉婷家里,这成为了她日后强行感情的“把柄”,而她也成为了盛一超真实身份的唯一知情人。   再次走上逃亡之路的盛一超,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一个美丽又安静的山村。善良的金莎奶奶收留了可怜的盛一超。当金莎奶奶洗掉脸上所有的污垢后,意外地看到了盛一超的真面目时,她惊讶得目瞪口呆……而盛一超的暂时安定生活,却是因为他跟随金莎奶奶参加了一次大型朝圣。要改变,他必须告别疼爱母子的金莎奶奶,寻找新的出路。   再次逃入山中时,因饥饿难忍,遭遇毒蛇袭击……危急时刻,他恰巧遇到了之前救下的女孩竹香来帮助他,随后跟随竹香前往他的家在中甸。最让他惊讶的是,珠翔竟然是恩人潘继业的独生女……当珠翔发现自己救的人是弑父嫌疑人,被警方追捕时,他按捺不住了。一会儿。谈话结束后,竹香直觉地判断,盛一超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凶手。为了查明真相,处理对自己有好感的结拜兄弟何家川的纠缠,竹翔使出诡计,让盛一超留在通达公司帮忙。   何家川是潘继业的养子,也是一位珠宝商人。  盛一超意识到了竹香的困境,决定远离对潘继业的感情和对竹香的爱。竹香真诚地教给盛一超一些珠宝生意的基本知识,盛一超也努力学习,很快就能够负责自己的生意了。不久之后,盛一超经营的通达店陷入了困境。为了让店铺继续开下去,盛一超带着所有的资金,只身前往边境进货。来到边境贸易,急于赚钱的盛一超因投机赌博而损失了大笔本金。为了暂时解脱,盛一超深感羞愧,陷入了狡猾的何家川设下的圈套,购买了大量假翡翠。手镯、通达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诚信危机,面临破产威胁。陷入绝境的盛一超此时遇见了婉婷,并向婉婷求助。此时出现的婉婷,早已被何家川染上了毒瘾。盛一超自然会陷入感情的漩涡,在何家川的摆布下无法自拔。   为了彻底控制已经爱上竹香的盛一超,婉婷用威逼手段逼迫盛一超离开竹香,盛一超却无奈屈服。当秦茂全追查盛一超时,竹香忍辱负重,看着盛一超带着婉婷逃跑。   盛一超和婉婷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不幸的是,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婉婷毒瘾发作,留下盛一超一个人去买毒品。盛一超见琬婷已经无药可救,只好找到父亲的日记和身份证,独自逃走。根据父亲日记中的记载,他沿着金沙江寻找被父亲称为人间仙境的香格里拉。最后让他惊讶的是,路的尽头就是金莎奶奶的家……  原来,金莎奶奶就是盛一超父亲日记里记载的女人,也是盛一超的亲生母亲。头脑敏锐的金莎奶奶,洞察了儿子内心深处难以形容的秘密,无奈隐瞒了真相。她讲了一个故事,暗示聪明的盛一超得到了潘家的镇宅之宝——“母子玉”。 “母石”。对翡翠了解颇多的盛一超看到了这颗与潘继业死后消失的宝石相似的宝石。他立即嗅到了机会,试图将其出售,以缓解“通达公司”的财务危机。   夜深人静时,金莎奶奶看着儿子不辞而别,偷偷流着泪祈祷。   为了赢得胡满堂对“母石”的青睐,盛一超再次回到婉婷,试图利用婉婷和胡满堂的关系搭建“母石”的交易渠道。婉婷出于对盛一超的真爱而挺身而出,愿意为达到与盛一超生死存亡的目的而做出最后的努力。然而她的如意算盘却被狡猾的胡满堂拆穿了。胡满堂反而用极端手段控制了婉婷,然后又设计给盛一超制造麻烦。  对潘家“母石”垂涎已久的韩家川自然不愿意让“母石”落入他人手中,并且出于对竹香和盛一超感情的嫉妒后,他偷偷派邱大千回旧城追击。他杀死了情敌盛一超,并绑架了胡天,迫使胡满堂交出宝石。不料胡天却离家出走,绑架阴谋落空。邱达在追捕胡天的过程中,偶然遇见了狱中的婉婷,救出了她,并将她软禁在客栈里。他用药物引诱婉婷说出盛一超的行踪,但婉婷却保持沉默,并趁机逃跑。   与此同时,盛一超也急于寻找失踪的婉婷,恰好在胡家门外遇见了她。深受毒品控制的婉婷只想赶紧取回留在胡满堂家里的一袋毒品和银行存折,不肯与盛一超离开。正当两人争论的时候,胡满堂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婉婷一反常态地投入了胡满堂的怀抱,盛一超羞辱地离开了。胡满堂耐心地向婉婷示好,软硬兼施。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草船借箭”,试图让婉婷吸引盛一超入围第二天的“答谢会”,彻底撕碎盛一超的真实身份。脸。    那是夜晚,因婉婷而受辱的邱达深夜偷偷回到胡家寻求报复。他掉进了胡满堂准备的陷阱,受了重伤。邱达曾在何家川的怂恿下打通达,对盛一超长期怀恨在心。当他中毒,生命垂危时,被盛一超救下,并亲自为他解毒治病,让亡命之徒爱上了盛一超。一种发自内心的侠义,杀机顿时消失殆尽。   在征订“母石”的鸿门宴上,胡满堂请来了众多珠宝界的精英,其中大部分都是潘继业的生意伙伴。其中一位滕先生,气质优雅,白发苍苍,更受到众商人们的尊敬。他是胡满堂特意请来鉴定“母母玉”真伪的古代专家。盛一超平静地讲述了潘家“母玉”的来历,以及结识潘继业以证明自己清白的过程。胡满堂回复,暗示盛一超手中的“母石”与潘继业之死有关。幸好婉婷出面作证,言辞诚恳,言论惊世骇俗,令危机骤然扭转,盛一超才侥幸逃脱。然而现场突然停电,“母石”消失了。   盛一超按照婉婷的指示,潜回小楼,拿走了婉婷留给他的大量现金,逃往中甸。婉婷因此被胡满堂折磨,腰部受伤,卧床不起……  盛超见到竹香后,很难再谈论自己和婉婷之间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已经罪孽深重,受辱。竹香对自己的印象很好,所以她必须极力向竹香隐瞒自己的感情。留下钱后,她又回到了金莎奶奶身边,导致竹香的感情受到伤害。   一直苦苦寻找盛一超的胡典此时也出现在中甸,并结识了身患绝症的女孩赛金贵。两个孤独的孩子成了好朋友。胡天欲医治赛金贵,引发了一系列感人故事……  何家川利用盛一超的失误,设计吞并通达公司,让珠湘面临困境。盛一超把从婉婷那里得到的钱给了竹翔,竹翔说人比钱更重要。竹香清醒地看着陷入阴谋与爱情漩涡的盛一超,心中忧心忡忡,心碎不已。不过,竹翔也明白,盛一超的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此,她只能默默地爱着他。   潘继业生前帮助过一些失学的孩子。珠翔失去了通达店,孩子们的生存和学习都受到了威胁。何家川趁机要求竹翔将孩子们搬进他的冰川店,试图获得接近竹翔的机会,他志在必得。无奈之下,珠香为了孩子只得妥协,搬进了一家冰淇淋店。然而竹香对感情的执着和纯粹,却让何家川欲罢不能,想要更多。   韩家川找到婉婷,羞辱她,并用药物控制她的灵魂。   原来,既是潘继业的养子又是养女的何家川,在青少年时期就爱上了婉婷。有一次,何家川与婉婷较量时,被潘继业发现,遭到毒打。更让何家川痛苦的是,为了阻止两人的恋情,也为了追求婉婷的舞蹈爱好,潘继业将她送到了远离家乡的艺术学校。韩家川故意追击婉婷,找到了潘继业照顾婉婷的小楼。他以为潘继业带走了婉婷,是为了把她的美丽藏在自己的金屋里。出于对婉婷强烈的嫉妒和扭曲的爱情,何家川不仅在生意上作弊,损害了潘继业的家业,还在婉婷十六岁毕业时趁机潜入小楼强奸了婉婷。婉婷因此身心受到伤害,情绪扭曲。胡满堂是潘继业的生意上的朋友,曾受托照顾在那里读书的婉婷。当纯真的婉婷遇到情感困惑时,胡满堂挺身而出,照顾婉婷。当盛一超出现的时候,婉婷觉得这才是她真正值得去爱的男人。但在经历了两个恶魔般的男人之后,婉婷的心理变得不正常,让盛一超无法去爱,只剩下复杂的同情心。   何家川趁机让邱达控制胡殿,逼迫胡满堂交出“母子石”。当看守胡天的邱达再次遇见盛一超时,他无意中泄露了何家川绑架胡天的秘密。盛一超跟随邱达找到了关押胡天的秘密地点。当邱达在聊天中得知胡天最尊敬的老师之一竟然是盛一超时,他的心开始失重。胡满堂凭借自己狡猾的判断力,断然拒绝了何家川的勒索,这才导致何家川心狠手辣,想要杀死胡天。为了保护胡天,邱达表示愿意冒险去胡满堂当面谈判。不料却被胡满堂毒打一顿。邱达回到秘密地点,没有提及被胡满堂殴打的事情,但胡典却坚持要送邱达去医院。邱达让胡天赶紧离开,何家川却突然出现。韩家川利用邱达吸毒成瘾的机会,偷偷在给他的药物中下毒,导致邱达中毒身亡,达到了杀人灭口的目的。正当何家川准备打伤胡天时,盛一超突然出现,救下了胡天。打斗中,韩家川逃脱。   在此之前,邱达告诉胡天,他就是杀害潘继业的凶手,而幕后指使者正是何家川。   当胡典见到胡满堂并告诉他自己的救命恩人是盛一超和邱达时,胡满堂向他们表示感谢。但胡典却说邱达已经死了,胡满堂心中充满遗憾。   韩家川逃离了城市,来到金莎的奶奶身边告别。原来,金莎奶奶是何家川母亲从小的好姐妹,后来改名为银莎。银纱原本嫁给了一位宝石商人。由于破产、吸毒、经常殴打妻子,银砂离家出走。何家川的父亲不久去世,银沙溢另嫁他人,难产而死,留下女儿婉婷。在金莎奶奶的安排下,她请好心的哥哥潘继业收留了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当何家川从金莎奶奶那里得知自己的身世真相后,他后悔自己的恩情和忘恩负义,并为同父异母的妹妹婉婷犯下的罪孽深深震撼。自然意识到婉婷的悲惨处境,何家川决定冒着被抓的风险回来寻找妹妹,并试图用自己最后的表白和爱来救赎自己的灵魂。   婉婷被胡满堂无故遗弃在野外,被村民送往医院。经过几次感情的磨难,婉婷精神几近疯狂,萌生了杀死胡满堂的念头。当她找到胡满堂的时候,何家川也来向胡满堂求助。打倒胡满堂后,何家川带走了婉婷。   盛一超告诉竹香,他担心婉婷的安全,想要找到她。面对竹香的真爱,盛一超因为不纯洁而隐藏了对她的爱。因为盛一超对婉婷的关心,竹香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感情处境是多么的艰难。同时,他也被盛一超强烈的责任感所深深感动。   北京警方终于找到线索,开始寻找盛一超。   韩家川带着婉婷去了香格里拉。面对被自己侮辱的妹妹,何家川痛苦不已。一路上他竭尽全力保护她,怀着沉重的悔罪之心寻找最后的解脱。当他想到自己将如何告别这个世界时,他留下的妹妹会怎样?这时,何家川想到了竹香。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收留婉婷的人就是善良的竹香。于是何家川发了一封邮件,不仅将侵占的财物退还给竹翔,还要求他来香格里拉找回婉婷。   竹香收到邮件后,和生日夜兼程前往香格里拉寻找婉婷。   韩家川没有等竹香在约定的时间到达,就带着婉婷上了雪山。面对神圣的雪山,何家川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归宿。此时的婉婷已经精神分裂,茫然无措,她更喜欢这种冒险的天性。当何家川暗示要带着婉婷走向悬崖时,竹香和盛一超及时赶到……当竹香极力劝说何家川时,婉婷已经迷茫地走到了悬崖边……盛一超一声大喝,何家川猛地转身,抢先抓住了婉婷。一抓妹妹的衣服,就被带下了悬崖……  胡满堂终于拿到了《母子玉佩》。他一方面向珠香承诺可以赎回“母子玉”,另一方面又暗中联系海外买家昆萨,准备高价出售“母子玉”。朱翔利用父亲潘继业和朋友的关系,找到了海外宝石大亨昆萨。出于对潘继业的尊重,昆萨已经做好了安排,并表示一定会把“翡翠”完好无损地还给赵国。   胡满堂交易当天,秦茂全突然出现在警方面前,告诉他自己犯了罪,因为“紫石”是谋杀潘继业时获得的,属于非法赃物。胡满堂被拘留。经过对“紫石”身上留下的血迹进行检测,发现血型与潘继业的血型一致。   至此,潘继业杀人案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   公安局将“紫石”归还给竹香,这让她勾起了对父亲的悲伤回忆……  尘埃落定,盛一超当着竹香的面向北京公安局投案自首,说道,三天后他就会投降。亲自回去投降。面对即将离开的盛一超,竹香心情复杂,心中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第二天,竹香陪着盛一超去了一趟香格里拉,这让盛一超再次拜访了父亲的家乡,深深感受到“那是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竹香告诉盛一超,香巴拉界无论是信仰中还是现实中,其实都是作为无上净土而存在的。据说,二战期间,美军和日军在太平洋交战时,每次开始进攻时,罗斯福总统都会大声祈祷并对飞行员说:你们从香格里拉起飞!可见,香格里拉已成为人类的诺亚方舟!   雪山下的民俗旅馆。   盛一超在摇曳的烛光中看着眼前善良圣洁的女孩,再次压抑着心潮澎湃。竹香深深地感受到了影响盛一超良心的沉重苦涩,她一时感到痛苦不堪。   在秦茂全的安排下,胡天见到了被关押在看守所的父亲胡满堂。胡满堂又悲又喜,根本无法面对……胡满堂劝说胡天离开他,去国外寻找母亲。胡天表示,他会等待胡满堂回来,开始新的生活。胡满堂说自己没钱了,胡天说以后一定要赚钱养活自己……胡满堂这个习惯不良的奸商终于在儿子面前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盛一超前来告别金莎奶奶,发现金莎奶奶衣着华贵,美丽极了。金莎奶奶鼓励盛一超要敢于洁身自好,选择一条善良的人生道路。面对新认识的干妈,盛一超对这个救过他一命的神秘老人充满了敬佩。尽管如此,金莎奶奶依然没有透露自己就是盛一超的亲生母亲。她坚信,自己等待的是一个“纯洁的儿子”。   了解真相的朱香,目睹这样一对母子的离别,深受感动。   秦茂全在公安局看到了盛一超的通缉令,这证实了他对盛一超的怀疑,非常激动。当他到达盛一超的住处时,发现盛一超已经离开了,他的心情郁闷极了。   快要开学了,胡典要回老城了。盛一超和竹香一起送他回去。盛一超和竹香看到胡天成熟的身影缓缓走进车内孤独的车门,心中的爱意难以形容。   机场,盛一超和竹香终于到了最后的分离时刻。他们没有流泪,也没有警告。竹香平静的眼神中透露出某种执着,暗暗震惊了盛一超……就这样,盛一超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登机口……  飞机开始滑行,然后起飞进入了机场。天空……盛一超透过舷窗望去,雪山再次勾起了他庄严而美好的回忆……这时,盛一超感觉有人来到了他旁边的空座位上。他一看,却惊呆了,竟然是竹香!于是,这两个寻求道德和良知回归的人,再也按捺不住炽热的感情,第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深深地吻在一起,令人陶醉……  字幕——   ……鉴于盛一超在事故发生时已采取补救措施,施救未危及被害人生命,且其自愿投案自首,其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行为应予追究。的确。较轻的一句话...
由周晓文执导,王建英、史建中编剧,相关演员有高虎侯天来、于金伟、周显新。其中,李圣荣饰演潘继业。

同主演

  • 第41集完结
  • 35集全
  • 第24集
  • 43集全
  • 第55集
  • 45集全
  • 32集全
  • 52集全